高级制表业的东瀛技艺(下)

表叔 • 

内容来源:编辑、节选自FHH Journal

原文作者:Fabrice Eschmann

萧邦L.U.C XP Urushi系列的登场无疑是东瀛技艺与瑞士高级制表业的另一个重大事件,其命名源自目前只在日本与中国境内生长的珍贵树木——Urushi,也称“漆树”或“日本漆树”。日本漆艺大师从这种树木的树脂中萃取出生漆,作为蒔絵艺术的原料。

萧邦前艺术总监、现任品牌顾问Guy Bove谈到:“2008年时,在日本已经展出过几款由Kiichiro Masumura大师打造的腕表作品,这次合作的目的是以日本艺术作为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向世人展示萧邦腕表作品的无尽可能。当然,腕表的大受欢迎也坚定了我们打造整个系列的决心。”L.U.C XP Urushi系列的全新作品猴年蒔絵腕表也在年初的巴塞尔国际钟表展上登场。

作为瑞士传统制表的极力推崇者,Kari Voutilainen同样也钟情于日本技艺。2011年,他呈现了其位于Val-de-Travers的工作室与位于东京附近村落Wajyma的Unryuan工坊的首次合作成果。而Unryuan工坊正是由“人间国宝”Tatsuo Kitamura大师所主持,并以蒔絵艺术见长。除了金屑与漆之外,Unryuan工坊的作品也用到了金叶、蜗牛壳与鲍鱼壳等其他元素。

Kari Voutilainen谈及:“我曾经的一个学生将我引荐给Tatsuo Kitamura大师,当然,如果我只是通过电话自荐的话,也许大师永远不会同意见我,在日本,必须通过引荐。”

东瀛技艺在传统制表业的大放异彩也印证了瑞士高级制表业有容乃大、不断精进的立身之本。Kari Voutilainen谈到:“你无法不被日本工匠锱铢必较、钟于细节的精神而感染,卓越品质自然也水到渠成。”而Christian Selmoni认为:“日本工匠与我们语言不通,但与他们一起工作,我们却有着无法比拟的和谐与默契。同样,对他们来说,与瑞士制表师的合作,也是光大日本传统技艺的一种重要方式!”

分享